讨喜

有些人的到来,是为了在我生命的灰暗之处点燃一只蜡烛。

【迪罗】占为己有3(鬼怪大佬迪/花瓶明星罗)

夜晚,在扑撒的光幕下停歇。直到一切黑暗都渐行渐远。

克里斯熟睡了一整天,直睡到太阳落幕,浑身的酸痛与不适让克里斯不愿醒来,而更多的则是想逃避现实。

他记得昨晚被满脑肥肠的导演下了药,拖进了这个屋子,他记得那张恶心的嘴啃过他的脸颊,那双油腻的手指摸过他的身子,后来的……无非是那些令人作呕的事。

踏进娱乐圈,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十二年……十二年他才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娱乐圈的灰暗。

他还记得他在最后清醒的时刻听到的一句话“要不是看上了你,我会找你演戏……你算什么东西……”

他算什么东西?对啊,他算什么?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有资源,除了一张还能看的过去的脸以外,他什么都不是。

花瓶而已……别人用力一碰,就碎了。

克里斯睁开眼,没有流泪,没有像往常一样号啕大哭,只是眼神空洞,仿佛一切美好幻象都尽数被摧毁。

“hi  boy  .hi   boy .have  a   good   day    .……”铃声在房间里突兀的响起,克里斯有些疲累的摸着手机。

“喂?”声音沙哑到让人听不出来,克里斯使劲咽着口水,想要缓解一下,却发现还是撕裂般的疼痛。

“克里斯蒂亚诺!你又跑哪去了?!剧组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居然不露面,你知不知道我快找你找疯了?!”

大事?什么大事?他被导演上了算不算也是大事?

克里斯自嘲了一下,“什么……咳……事?”

经纪人弗洛伦听出了他嗓音的不对劲,不过紧要关头,还是先说正事“你新接的那部《初吻》,导演你记得不?”

克里斯身子抖了一下,《初吻》导演……昨天晚上……难不成已经人尽皆知?所以才会这么严重?不过克里斯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大不了就是失去一切罢了,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揭开那张丑恶的嘴脸。

“我……”克里斯刚要说话就被弗洛伦打断“你先听我说完,昨天晚上凌晨一点,导演的尸体被人在红灯区发现,死因是激动过度,心脏病突发。这件事对你们没什么影响,戏也照常拍下去,制片人决定用这部片子缅怀导演,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噱头……”

一点……他记得自己被带到这里时已经十二点了,下完药,再等他意识不清,到最后彻底昏迷,怎么也得接近一点钟了……怎么会……难不成昨晚导演给他下完药之后又去了红灯区?如果开私家车的话,时间上倒还说的过去,可是……他这一身的痕迹和身体里残留的液体又是哪里来的呢?

如果时间没错的话……那么是谁趁导演不在自己又昏迷的情况下对他下手呢?

克里斯越想越惊恐,他只记得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什么,是一个名字……叫什么来着?

克里斯想的头痛欲裂,却一无所获,像是失去了一整晚的记忆,所有的印象都只停留在那个导演身上,至于真正侵犯了他的……查无此人!

“喂?克里斯?你还好吗?记住马上来片场!”

弗洛伦挂了电话,克里斯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在停滞了两秒之后,克里斯立刻翻身下床,浑身的酸痛也无暇顾及,他跌跌撞撞的跑进浴室,镜子里的人面色憔悴,嘴唇红肿,从头到脚,无一处没有被爱过的印记,青青紫紫,尤为瘆人。

是了,这绝对是哪个不要脸的男人干的!克里斯狠跺了一下脚,浑身无力的他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上。

奇怪的是,明明是瓷砖铺成的地面,却是一点硬度也无,没有他想象中的疼痛。

克里斯试着站起来踩了一下地面,冷硬冷硬的,那为什么刚才会感受不到疼痛呢?

正当克里斯感到疑惑时,室内的温度突然降了好几度,然后一股冷风从耳侧吹来,让克里斯平白无故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克里斯走到卧室拿起衣服往身上套,试图躲避这突来的寒意,但那一团冷空气像是跟定他了,不知道是不是克里斯的错觉,他总觉得小腹有一股力量在跳动,像是要与什么人沟通一样。

克里斯甩了甩头,不停的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楼上楼下都是人,阳气这么重,肯定不会有鬼的。但心里仍然很恐惧,连澡都没有心情洗。

穿好衣服,出了门,彻骨的寒意似乎小了些,只是一个晚上,楼道里突然多了好多灰尘,灰尘扑面的感觉令克里斯很不爽,身上也黏糊糊的,体内的东西也没有来得及清理,昨晚的事,就当被狗啃了吧!克里斯恨恨的想,总有一天他要把那个人揪出来暴打一顿!

克里斯坐上电梯,电梯里也是灰蒙蒙的一片,甚至地上还铺了一层厚厚的灰,更奇怪的是,这个电梯仿佛只有他一个人进入过一样,只有他一个人的脚印,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喘息不断加重,克里斯感觉头痛欲裂,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到底是谁在捣鬼,是不是昨晚那个不知名的男人……亦或是不是人的东西。

想到这里,克里斯浑身打了个冷战,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巧合……巧合而已。

克里斯自我安慰着,电梯门突然打开了,克里斯看着太阳刚落山就灯火通明的大厅有些愣神,果然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么?这里明明很热闹的样子。

人多的地方总会有很多的安全感,克里斯像往常一样带上口罩和墨镜,又弄一弄手表,把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再出去。

大厅里虽然人很多,却都无一例外的低着头,看手机或者翻报纸。连服务员也低着头,看到他下来丝毫没有招待的意思,克里斯撇了撇嘴,找的什么破酒店,服务真差。

克里斯环顾了一圈,唯一一个抬着头而且看起来是这家酒店老板的男人就坐在柜台处。

西装革履,头发梳的有板有眼,手掌不大不小,手指却过分修长,干净利落,更让克里斯欣赏的还是他那张脸,白皙俊俏,只是那双灰绿色的眼睛让他平白的背脊发凉,这双眼,怎么好像在哪见过……

正当克里斯疑惑时,那个男人笑了一下朝他走来。

唔,比他矮。

克里斯掩藏住这句吐槽的话,友好的和他握了握手,好凉……

这人手掌的温度怎么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不过身上的冷香味倒是很好闻“什么牌子的?”由于这味道太过好闻,克里斯情不自禁的就问了出来。问完之后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没有礼貌,居然才见一面就问出这样的问题,而且还没有对他有所称呼,完了,绅士形象崩塌了!

男人有些好笑的看着克里斯纠结的样子,伸出手捏了捏克里斯的耳垂,一个过分亲昵的举动“不是什么大牌子,是我自制的香水,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一瓶。”

“真……真的嘛。”克里斯有些受宠若惊“可是……我甚至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呵呵”男人低沉的笑了一下,踮起脚,轻轻在克里斯耳边说“记住,我叫迪巴拉。”

“我……我叫克里斯。”克里斯完全沉浸在喜悦当中,天知道他有多么严重的香水收集癖,丝毫没有注意到迪巴拉的姿势有什么不妥。

“啊,对了,迪巴拉先生,您知道昨晚有一个这样的男人来过吗?”克里斯强忍着恶心上网搜了一下那个变态导演的图片。

“嗯……应该是没有,不过昨晚在这里接待的不是我,你可以问问她。”

顺着迪巴拉手指的方向,克里斯看到了昨晚接待他和变态导演的前台。

迪巴拉招招手示意她过来,那前台连头都没有抬便直挺挺的走了过来。

“迪巴拉先生真是治理有方啊!”克里斯一脸崇拜,冲他伸了个大拇指。

“哪里。”迪巴拉又笑了。

克里斯发现迪巴拉先生很爱笑,不是公式化的假笑 而是真真正正的,发自内心的笑。

看着他笑,克里斯也忍不住想要开心。

“您好,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克里斯收回了偷看迪巴拉先生的视线“请问你昨天有没有见过他。”

克里斯指了指那张照片。

“先生,请等一下。”说完,前台小姐转身走向前台,翻看入住记录。

“抱歉,先生,昨晚总共有21人入住,并没有您所说的那位先生。”

“怎么可能?!”明明变态导演订了屋子在楼上等他,怎么会……查不到!“昨晚1404,肯定有人定的,你再找找看。”克里斯不由得有些急躁。

“没事的,没事的,反正都过去了,何必纠结呢?”迪巴拉的语气像是有魔力般,瞬间将他恐惧浮躁的心给安抚下来。

可是……他怎么知道事情过去了?他知道什么事?

迪巴拉似乎看清了他心中的疑惑“你这么急着找他,肯定是有事发生了不是么?所以我才让你不要纠结。”

“啊,抱歉,啊不,应该谢谢才对。”一定是自己精神太过紧张了,才会连这样一句充满善意的话都要去深究。

前台小姐再次站到克里斯面前“对不起先生,昨晚并没有人订过1404号房间。”

“不……”克里斯眼看又要继续问下去。

迪巴拉拽住他的手,力气不大,却让克里斯感受到被压制的力量。“可能昨晚太晚了,工作人员办事不力才没有记录,我们会调来监控……”

“啊不不不不用了。”这要是调了监控那还得了?算了,就像他说的那样,事情都过去了,还纠结什么呢?日子还得照常过啊。

“真是麻烦您了,迪巴拉先生,我会记得您的,希望以后还能再见面。”克里斯站在灯光下,微笑着挥手,他的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

“嗯,克里斯,我会一直都在的。”迪巴拉上前轻轻拥抱住他。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落下轻轻一吻。虔诚而疯狂。

克里斯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走了,有缘再会。”

脚步一步一步的迈向大门处,一步一步的沉着而有力,克里斯知道迪巴拉在目送他,那眼神一直没离开过,不知为何,克里斯感觉这种眼神伴随了他好多年,直到今天也从未离开。

克里斯穿过大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回首而望,迪巴拉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克里斯感觉里面每个人身上都缠绕着黑气。

克里斯觉得是自己眼花了,走到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

迪巴拉……真是的,香水还没有给他呢,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说不定可以跟他学制香,不知道迪巴拉先生收不收徒弟……

迪巴拉,迪巴拉,克里斯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记住,我叫迪巴拉……”克里斯突然如大梦初醒般,迪巴拉,他知道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了,因为昨晚那个男人,就叫迪巴拉!

迪巴拉目送着克里斯离开,手里还存留着克里斯的温度。目光深沉。

你从不知有人会多爱你,你也不知有人为了爱你疯狂到不留余地。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