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喜

有些人的到来,是为了在我生命的灰暗之处点燃一只蜡烛。

【双罗】别拿兄弟不当男人3(pwp车)

声明一下,不是接着上一篇写的,是写的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的车呦,现在时态,小哈吃起醋来是很可怕的呦~

评论放链接哦~


祝贺罗总啊求婚成功!

很纠结,很不想承认,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爱他,我要他好,我便知足了。

乔治娜会是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

我几乎关注了罗哥的所有cp,因为我看着他一路上走走停停,最希望的还是他能够停驻下来,享受片刻的安宁。这种安宁或许很现实,现实到与我的幻想大相径庭,现实到我还没有走出他与卡卡的距离,他就已经为另一个人带上了戒指。


我曾经从空谈到真正喜欢再到视如本命,对于他的事情我始终无法镇定,但这一次,我只有一句祝他们幸福,其他的别无他讲。


如果爱,请深爱。


【双罗】别拿兄弟不当男人2

Part2

今天的哈梅斯依旧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自打上次cris让他帮忙贴乳贴的时候,哈梅斯就决定自己要摆正自己‘cris’朋友的位置,同样的错误(boqi)不能再犯第二次了,虽然当时的cris的确相当的诱人。


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再受cris的诱惑了!


“嘿,哈梅斯,今天去我家吧。”


“好啊~”诶?


就这样,单纯的小哈再次被某心机受拐回了家。


“唔……进来坐吧,别客气,你还是头一次来我家呢吧。”cris回手关上门。


门关上的那一刻,哈梅斯感到心里一紧,那种呼吸紊乱的感觉又来了。忍不住再次夹紧双腿,怕那种尴尬的场景再现。“的……的确,上次cris生日会的时候我伤停,所以没有来,很可惜呢……”


“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cris脱下衣服熟练的套上围裙,围裙是粉色的,还带着飞子边,看起来像是女式的,穿在cris身上竟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腾’的一下,哈梅斯似乎感觉到了自己浑身上下都在燃烧,他的围裙里面甚至没有穿衣服,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啊,对了,制服诱惑。


cris现在……就好诱惑……


“唔,哈梅斯,你怎么脸这么红?是发烧了么?”cris作势就要去摸他的额头。


“啊,没没没,我就是,就是有些热。”哈梅斯此时恨不得cris是座雕像,一动不动的那种,因为只要他一动,胸前那被他抚慰的彻底的两点就会展露无遗,甚至能感觉到布料摩擦那处时cris轻微的战栗。


是了,cris那里本就十分敏感,这样一摩擦可怎么受得了?


哈梅斯担忧的看着cris……的胸,眼神可以用饥渴来形容了。


“奥,你在看这件围裙吗?哈哈,我才不会穿的这么粉嫩,这是我姐姐来买的,做菜时候穿,家里貌似只有这一件了,哈哈,你不会介意的吧。”cris状似随意的靠坐着橱柜,双手向后支着身子,一双肌理分明的长腿随着话音微微晃动,围裙将他身上仅剩的一条内裤也遮住了,一副美丽的身躯在围裙下面若隐若现。


“不,不介意。”哈梅斯觉得自己的语言功能快要丧失了。


“那这样吧,我就做一些家常菜,相信你会爱吃的。”


啊,多么贤妻良母……啊呸,多么兄弟情深啊!


哈梅斯使劲把自己的思想往兄弟情上带,兄弟间怎么会在意这些事呢?!


“cris,我来帮你吧,顺便也让你尝一尝我的手艺。”说罢,哈梅斯撸胳膊网袖子的就进了厨房。


不过只呆了几分钟,哈梅斯就立刻后悔了,一条粉色的带子就亘在cris的臀瓣处,活像穿了条丁字裤,明明厨房很大,cris却总是向他贴近。


气温逐渐升高,两人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终于出炉了两道菜“样式是少了些,不过分量应该够咱们两个吃了。”


“这已经很好了cris,听说你都给他们是白水煮鸡肉的,哈哈。”


“是吗?看来他们又在背后说我小气,不过没关系,总算有个人懂我了。”cris坐在哈梅斯身边翘着二郎腿,脚趾有意无意的蹭着哈梅斯的小腿。


哈梅斯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即将从心底喷薄而出,一股厚积薄发的情感正在酝酿,打从心灵与肉体上瓦解自己所剩不多的意志。


见哈梅斯没有什么反应,cris更变本加厉,围裙被他褪至肩头,单单一颗小红豆在风中摇曳着,似乎连饭菜的香气都成了催情药。


哈梅斯感到下身一紧,仅仅是一个细小的动作却能被cris这个人放大无数倍,无可否认的,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的欲望,“cris,那我会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cris脚趾停顿了一下“当然啦,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我要的是独一无二的那种,cris。”不知怎么的这句埋藏在哈梅斯心里很久的话就这样顺畅的说了出来。


“独一无二的,你的眼神只能为我停留,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你身上只能有我的气味,你……”


“还有呢?我什么?嗯?”cris突然跨坐在哈梅斯身上,挺翘的臀部刚好压在了哈梅斯的硕大上“还有呢?想不想我只为你一人呻吟,身上只有你的印记,从此我的双腿只为你一个人打开,嗯?”


下章上肉,困=_=嗷嗷嗷,想些一篇all罗调教的,不知道各位看官意下如何~


【双罗】别拿兄弟不当男人1

part1:

今天是皇马与马竞的比赛,相信每一位球员都十分紧张。

这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在cris身上体现的尤为强烈,上半场比赛结束后皇马与马竞一比二,更衣室里的气氛有一些沉闷,他们的积分已经被巴萨落下了很多,这次也没有给皇马翻盘的机会。


不过cris永远是最能调动气氛的那一个“嘿,兄弟们,我们要打起精神来,可不能就这样认输了啊!”


“唉,没什么希望了,靠什么踢?”拉莫斯有些急躁的抓着头。


“落后一球而已……cris可以追回来的。”本泽马在拉莫斯身后小声说道。


拉莫斯抬头看了眼cris,cris依旧自信的笑着,仿佛一切低落的情绪都与他无关,他只需要散发着光和热,普照这片绿茵场。


可拉莫斯知道,cris承受的一定比表面上体现出来的要多。他走上前,想要抱一抱cris,让他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


然而,刚伸出手,还没等cris落入怀中,一道人影便挤了进来,把比他高半头的cris搂进怀里,“cris,没关系的,我也相信我们会赢的。”


男人的狗狗眼依旧以45度角仰望着cris,cris难得的撅起嘴,埋首在哈梅斯的颈窝里,“嗯,我们会赢的。”


大家对这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分分转头去忙别的事,为下场比赛做准备,徒留拉莫斯尴尬在原地。唉,算了算了,自己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无视那两人的浓情蜜意,拉莫斯摊摊手,回头去找本泽马,向他去请教一下背锅技巧,听说本泽马一直很好奇他的红牌体质来着……


哈梅斯也很奇怪,最近自己的偶像总是动不动黏到他身上,马塞洛说这是cris拿他当兄弟的表现,cris很少能有真正放在心上的兄弟,所以哈梅斯相当珍视这段友谊。


“对了,哈梅斯……嗯……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cris在哈梅斯的颈窝里抬起头,满脸通红,难得一见的,cris表现得十分害羞。


哈梅斯满脸疑惑“嗯?比赛快开始了,cris很急吗?”


“嗯,是有点急。”cris拽着衣角,咬着下唇,略显不安。


天,天啊,这样的cris!哈梅斯忍不住又再现狗狗眼。“好,那需要我怎么做?”


cris把哈梅斯拽到一个死角里,撩起上衣,蜜色的肌肤肌肉线条匀称,每条肌理的沟壑之中都流淌着晶莹的汗液。


哈梅斯呼吸一滞,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神跟随着汗液直到cris紧致的腰带下面,然后……哈梅斯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


“你看,哈梅斯,这里真的很疼,所以请你帮我贴上创可贴好吗?”cris用手指碰一碰自己胸前红肿的两点,每碰一下都会皱一下眉头,然后眼里泛出泪花。


看来cris真的很爱哭啊,哈梅斯心疼的紧,把眼光从腹肌上移到rutou上,“这是谁弄得?!”哈梅斯用力握住cris的手腕,一双狗狗眼变得凌厉,rutou红肿不堪,硕大的果实摇摇欲坠的挂在胸前好不可怜,一看就是被人蹂躏过后的样子。


cris被吼的一愣,委屈的瘪瘪嘴。哈梅斯见状直骂自己笨,cris风流韵事一直不断,万一这是哪个床伴的恶趣味呢,难不成自己作为好兄弟还要质问人家私生活不成?不过刚才那种愤怒的感觉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难道只是因为害怕cris受到伤害?


哈梅斯还没来得及深想,cris便拉着他的手放到他红肿的茱萸上面。


“cris……”哈梅斯小呼一声。


“哈梅斯……我真的好疼……帮帮我……”然后将身侧的药膏和创可贴递到哈梅斯手上。


哈梅斯有些迟疑,不过时间就快到了,要让cris保持良好发挥才行。


冰凉的膏体触摸在cris火热的肌肤上,肉眼可见的,cris轻颤了一下,如同石榴子般的肉粒就这样被哈梅斯不停的揉搓,细腻的触感让哈梅斯舍不得放手。


“哈梅斯……啊……一定,一定要揉的时间长一点,不然,不然药效不会发作的,啊……”cris睫毛轻颤,紧咬住口中的难耐。


哈梅斯也已经完全被吸引了,两颗果实在他手里愈发肿大。


“你们在干什么?快上场了。”拉莫斯路过的时候说了一句,然后擦着还未干的头发飘了过去,后面跟着的本泽马眼里满是崇拜。


哈梅斯一惊,突然意识到他刚才在干什么“对,对不起cris,我,我……”哈梅斯以往伶俐的口才在此时竟是完全派不上用场。


cris表情有些失望,不过随即又笑了开来,好兄弟似的,揽过了哈梅斯“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是兄弟嘛,来。”cris示意他把创可贴粘上。


哈梅斯的一张俊脸已然爆红,强忍着不去看他的冲动贴上了创可贴。


“啊,你轻一点。”


哈梅斯手下一顿,抬头看了一眼cris,又迅速低下。说声了sorry就匆匆忙忙的放开手,向通道外走去。


“走,走吧cris,我们快迟到了。”哈梅斯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事实上他还夹着双腿,努力不让cris看到他的囧状。


cris在哈梅斯看不到的地方神秘一笑,眼里又是在球场上的那种志在必得。“哈梅斯你不用不好意思,你给我揉的很舒服呢……”


哈梅斯不知道这场比赛是怎么过去的,他几乎使用全场跑动来发泄内心的浴火与燥热,他无法原谅自己居然对着自己最好的兄弟boqi了,天啊!简直罪大恶极,罪无可恕!


哦,cris进了一个球,哈梅斯晕晕乎乎的接住了他,他的鼻尖触碰到了创可贴的质感,脑海里都是今天的场景,想着想着,刚下去的欲望又涌了上来,妈卖批!


这场比赛以cris梅开二度锁定胜局,哈梅斯一助攻,今天本该是个该开庆功会的日子,可哈梅斯心里却只想着那一个人、一件事……


……

未完待续




祈祷!总裁帽子戏法!

【迪罗】占为己有3(鬼怪大佬迪/花瓶明星罗)

夜晚,在扑撒的光幕下停歇。直到一切黑暗都渐行渐远。

克里斯熟睡了一整天,直睡到太阳落幕,浑身的酸痛与不适让克里斯不愿醒来,而更多的则是想逃避现实。

他记得昨晚被满脑肥肠的导演下了药,拖进了这个屋子,他记得那张恶心的嘴啃过他的脸颊,那双油腻的手指摸过他的身子,后来的……无非是那些令人作呕的事。

踏进娱乐圈,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十二年……十二年他才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娱乐圈的灰暗。

他还记得他在最后清醒的时刻听到的一句话“要不是看上了你,我会找你演戏……你算什么东西……”

他算什么东西?对啊,他算什么?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有资源,除了一张还能看的过去的脸以外,他什么都不是。

花瓶而已……别人用力一碰,就碎了。

克里斯睁开眼,没有流泪,没有像往常一样号啕大哭,只是眼神空洞,仿佛一切美好幻象都尽数被摧毁。

“hi  boy  .hi   boy .have  a   good   day    .……”铃声在房间里突兀的响起,克里斯有些疲累的摸着手机。

“喂?”声音沙哑到让人听不出来,克里斯使劲咽着口水,想要缓解一下,却发现还是撕裂般的疼痛。

“克里斯蒂亚诺!你又跑哪去了?!剧组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居然不露面,你知不知道我快找你找疯了?!”

大事?什么大事?他被导演上了算不算也是大事?

克里斯自嘲了一下,“什么……咳……事?”

经纪人弗洛伦听出了他嗓音的不对劲,不过紧要关头,还是先说正事“你新接的那部《初吻》,导演你记得不?”

克里斯身子抖了一下,《初吻》导演……昨天晚上……难不成已经人尽皆知?所以才会这么严重?不过克里斯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大不了就是失去一切罢了,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揭开那张丑恶的嘴脸。

“我……”克里斯刚要说话就被弗洛伦打断“你先听我说完,昨天晚上凌晨一点,导演的尸体被人在红灯区发现,死因是激动过度,心脏病突发。这件事对你们没什么影响,戏也照常拍下去,制片人决定用这部片子缅怀导演,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噱头……”

一点……他记得自己被带到这里时已经十二点了,下完药,再等他意识不清,到最后彻底昏迷,怎么也得接近一点钟了……怎么会……难不成昨晚导演给他下完药之后又去了红灯区?如果开私家车的话,时间上倒还说的过去,可是……他这一身的痕迹和身体里残留的液体又是哪里来的呢?

如果时间没错的话……那么是谁趁导演不在自己又昏迷的情况下对他下手呢?

克里斯越想越惊恐,他只记得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什么,是一个名字……叫什么来着?

克里斯想的头痛欲裂,却一无所获,像是失去了一整晚的记忆,所有的印象都只停留在那个导演身上,至于真正侵犯了他的……查无此人!

“喂?克里斯?你还好吗?记住马上来片场!”

弗洛伦挂了电话,克里斯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在停滞了两秒之后,克里斯立刻翻身下床,浑身的酸痛也无暇顾及,他跌跌撞撞的跑进浴室,镜子里的人面色憔悴,嘴唇红肿,从头到脚,无一处没有被爱过的印记,青青紫紫,尤为瘆人。

是了,这绝对是哪个不要脸的男人干的!克里斯狠跺了一下脚,浑身无力的他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上。

奇怪的是,明明是瓷砖铺成的地面,却是一点硬度也无,没有他想象中的疼痛。

克里斯试着站起来踩了一下地面,冷硬冷硬的,那为什么刚才会感受不到疼痛呢?

正当克里斯感到疑惑时,室内的温度突然降了好几度,然后一股冷风从耳侧吹来,让克里斯平白无故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克里斯走到卧室拿起衣服往身上套,试图躲避这突来的寒意,但那一团冷空气像是跟定他了,不知道是不是克里斯的错觉,他总觉得小腹有一股力量在跳动,像是要与什么人沟通一样。

克里斯甩了甩头,不停的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楼上楼下都是人,阳气这么重,肯定不会有鬼的。但心里仍然很恐惧,连澡都没有心情洗。

穿好衣服,出了门,彻骨的寒意似乎小了些,只是一个晚上,楼道里突然多了好多灰尘,灰尘扑面的感觉令克里斯很不爽,身上也黏糊糊的,体内的东西也没有来得及清理,昨晚的事,就当被狗啃了吧!克里斯恨恨的想,总有一天他要把那个人揪出来暴打一顿!

克里斯坐上电梯,电梯里也是灰蒙蒙的一片,甚至地上还铺了一层厚厚的灰,更奇怪的是,这个电梯仿佛只有他一个人进入过一样,只有他一个人的脚印,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喘息不断加重,克里斯感觉头痛欲裂,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到底是谁在捣鬼,是不是昨晚那个不知名的男人……亦或是不是人的东西。

想到这里,克里斯浑身打了个冷战,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巧合……巧合而已。

克里斯自我安慰着,电梯门突然打开了,克里斯看着太阳刚落山就灯火通明的大厅有些愣神,果然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么?这里明明很热闹的样子。

人多的地方总会有很多的安全感,克里斯像往常一样带上口罩和墨镜,又弄一弄手表,把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再出去。

大厅里虽然人很多,却都无一例外的低着头,看手机或者翻报纸。连服务员也低着头,看到他下来丝毫没有招待的意思,克里斯撇了撇嘴,找的什么破酒店,服务真差。

克里斯环顾了一圈,唯一一个抬着头而且看起来是这家酒店老板的男人就坐在柜台处。

西装革履,头发梳的有板有眼,手掌不大不小,手指却过分修长,干净利落,更让克里斯欣赏的还是他那张脸,白皙俊俏,只是那双灰绿色的眼睛让他平白的背脊发凉,这双眼,怎么好像在哪见过……

正当克里斯疑惑时,那个男人笑了一下朝他走来。

唔,比他矮。

克里斯掩藏住这句吐槽的话,友好的和他握了握手,好凉……

这人手掌的温度怎么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不过身上的冷香味倒是很好闻“什么牌子的?”由于这味道太过好闻,克里斯情不自禁的就问了出来。问完之后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没有礼貌,居然才见一面就问出这样的问题,而且还没有对他有所称呼,完了,绅士形象崩塌了!

男人有些好笑的看着克里斯纠结的样子,伸出手捏了捏克里斯的耳垂,一个过分亲昵的举动“不是什么大牌子,是我自制的香水,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一瓶。”

“真……真的嘛。”克里斯有些受宠若惊“可是……我甚至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呵呵”男人低沉的笑了一下,踮起脚,轻轻在克里斯耳边说“记住,我叫迪巴拉。”

“我……我叫克里斯。”克里斯完全沉浸在喜悦当中,天知道他有多么严重的香水收集癖,丝毫没有注意到迪巴拉的姿势有什么不妥。

“啊,对了,迪巴拉先生,您知道昨晚有一个这样的男人来过吗?”克里斯强忍着恶心上网搜了一下那个变态导演的图片。

“嗯……应该是没有,不过昨晚在这里接待的不是我,你可以问问她。”

顺着迪巴拉手指的方向,克里斯看到了昨晚接待他和变态导演的前台。

迪巴拉招招手示意她过来,那前台连头都没有抬便直挺挺的走了过来。

“迪巴拉先生真是治理有方啊!”克里斯一脸崇拜,冲他伸了个大拇指。

“哪里。”迪巴拉又笑了。

克里斯发现迪巴拉先生很爱笑,不是公式化的假笑 而是真真正正的,发自内心的笑。

看着他笑,克里斯也忍不住想要开心。

“您好,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克里斯收回了偷看迪巴拉先生的视线“请问你昨天有没有见过他。”

克里斯指了指那张照片。

“先生,请等一下。”说完,前台小姐转身走向前台,翻看入住记录。

“抱歉,先生,昨晚总共有21人入住,并没有您所说的那位先生。”

“怎么可能?!”明明变态导演订了屋子在楼上等他,怎么会……查不到!“昨晚1404,肯定有人定的,你再找找看。”克里斯不由得有些急躁。

“没事的,没事的,反正都过去了,何必纠结呢?”迪巴拉的语气像是有魔力般,瞬间将他恐惧浮躁的心给安抚下来。

可是……他怎么知道事情过去了?他知道什么事?

迪巴拉似乎看清了他心中的疑惑“你这么急着找他,肯定是有事发生了不是么?所以我才让你不要纠结。”

“啊,抱歉,啊不,应该谢谢才对。”一定是自己精神太过紧张了,才会连这样一句充满善意的话都要去深究。

前台小姐再次站到克里斯面前“对不起先生,昨晚并没有人订过1404号房间。”

“不……”克里斯眼看又要继续问下去。

迪巴拉拽住他的手,力气不大,却让克里斯感受到被压制的力量。“可能昨晚太晚了,工作人员办事不力才没有记录,我们会调来监控……”

“啊不不不不用了。”这要是调了监控那还得了?算了,就像他说的那样,事情都过去了,还纠结什么呢?日子还得照常过啊。

“真是麻烦您了,迪巴拉先生,我会记得您的,希望以后还能再见面。”克里斯站在灯光下,微笑着挥手,他的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

“嗯,克里斯,我会一直都在的。”迪巴拉上前轻轻拥抱住他。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落下轻轻一吻。虔诚而疯狂。

克里斯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走了,有缘再会。”

脚步一步一步的迈向大门处,一步一步的沉着而有力,克里斯知道迪巴拉在目送他,那眼神一直没离开过,不知为何,克里斯感觉这种眼神伴随了他好多年,直到今天也从未离开。

克里斯穿过大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回首而望,迪巴拉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克里斯感觉里面每个人身上都缠绕着黑气。

克里斯觉得是自己眼花了,走到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

迪巴拉……真是的,香水还没有给他呢,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说不定可以跟他学制香,不知道迪巴拉先生收不收徒弟……

迪巴拉,迪巴拉,克里斯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记住,我叫迪巴拉……”克里斯突然如大梦初醒般,迪巴拉,他知道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了,因为昨晚那个男人,就叫迪巴拉!

迪巴拉目送着克里斯离开,手里还存留着克里斯的温度。目光深沉。

你从不知有人会多爱你,你也不知有人为了爱你疯狂到不留余地。

做法!
信女愿一生单身,求我的尤文一定要赢,罗哥进球!

【迪罗】占为己有2开车(鬼怪大佬迪/花瓶明星罗)

没想到第二章我就开始浪了,以后会有孕期车哦!
这次没把克里斯写成诱受,心里不爽(`Δ´)!
孕期一定要勾引小迪!
一定!

接下来就是车了哦~依旧放在评论里~
mua

照常做法!

【迪罗】占为己有1(鬼魂大佬迪/花瓶明星罗)

夜色渐深,空气有些粘稠,闷得人发慌,浓重的月色在高楼中直冷的瘆人。

这夜晚很平静,又如潮汐翻滚着带着异世界的灵物而来,不甚平静。

富人居住的郊区,总是沉寂的,没有外界的热闹喧腾,同样也没有家里的灯火通明。

动物的敏感绝对预示着什么,乌鸦成片的飞起,衬得气氛稍显凝重。

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一道似乎是由空气凝成的黑影穿梭在别墅与高楼间,那黑影浑身凛冽如冰,只看一眼便觉得不寒而栗。

黑影突然定格在一处高楼门口,黑影的面容在灯光下显露出来,年轻的面容毫无人的血色,一双眼睛莹莹的泛着绿光,周身的黑气凝结成实质沉着在他周围。

他抬头看向高楼上的某一层,绿光中更闪烁着狠厉。

“诶,这位先生……”大楼的迎宾人员似乎看到门口有一位男子,便走上前去招呼。

那道黑影顿时消失,连同那道冰冷的绿光也不见了。

迎宾人员揉了揉眼睛“奇怪,难道我看错了?”说完,挠了挠头,不在意的打着呵欠走回屋内。

黑影避过迎宾人员后,突然现身在大楼内部,门牌号是1404,就在这所门前,一团团黑气不断的在门里门外来回穿梭,一声声哀嚎与嘶叫让黑影皱了皱眉头,那黑影继续向前漂浮,凡是他所到之处,那些黑气全都退避三舍。

越往里走戾气越重,地上不时地钻出手臂,一条条鬼影四处乱窜,一边嘶叫一边向屋子里钻。

黑影眼神一厉,手掌一挥,那些试图钻进屋子的鬼影便顿时消失不见。

转瞬之间,一切归于平静。黑影散作一团浓雾,等到进屋之后又再次凝结成实质。

“不要……放开我……你个混蛋……滚开……”紧闭的屋门里一声声呼喊断断续续的传出来。

其间还夹杂着类似打架的声音,总之,很不和谐。

“我找你是你的荣幸,你还反抗,还敢打我?!你个婊子养的……”

空气中的温度陡然降了下来,屋内正骂人的中年男人突然浑身抖了抖,中年男子勉强压住心中的恐慌,继续用皮带抽打着床上的人“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看上了你我会找你演戏?!不识好歹的东西!”

床上的人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只有一条内裤能证明他还未被侵犯。

克里斯扭动着躲闪落下来的皮带,俊美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体内的药性已经开始发作了,克里斯此刻真的是入赘冰火,可他仍保留着一丝理智,就算是死也不能被这个变态导演折辱。

克里斯用力向上踢了一脚,正中中年男人的鼻子,中年男人吃痛,捂着流血的鼻子骂了句“狗娘养的!”然后又挥起皮带准备落下去。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冰,何止冰,简直凛冽刺骨,那力度足矣捏碎他所有骨头“救……救命……你是谁?!”中年男人多多瑟瑟的回过头。

黑影脸上一丝表情也无,看他就像在看一具尸体一样,中年男人心思沉了沉,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中年男人的目光顺着他的脸向下看,本该贴在地面上的双脚此刻却是悬浮在半空中。

“啊!啊!你不是人!你不是人!……”喊到最后,中年男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克里斯神志已经不清了,只依稀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则完全处在春*药带给他的迷乱状态。

中年男子脸上糊满了眼泪鼻涕和口水,挣扎着想要从恶魔手中逃出。

那黑影似乎笑了一下,下一秒,鲜血喷薄而出,穿过黑影尽数喷射在地板上。

“啊!好痛!”男人惨叫一声,肥胖的身躯捂着断臂在地上来回打滚,仿佛一条蠕动的虫子般,令人作呕。

黑影嫌弃的把断臂扔在一边,随即房门打开,一团团黑气尽数将男人包围。

“啊!啊!啊!”男人凄厉的惨叫声也逐渐消失,黑影懒得再理他,房门一关,又只剩下满室的寂静。

床上的克里斯已经满身潮红,眼角已经因为体内的空虚而沁出了泪水,不时有呻吟从他紧咬着薄被的口中泄露出来,内裤已经湿透了,密封的房间里都是他发情的味道。

黑影伸手将他搂紧怀里,绿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心疼“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克里斯似是回答了一声,黑影没有听清,他趴在克里斯的脸侧,发现克里斯在哭。

“乖,不要哭,一切都结束了。”

微泯的薄唇贴在克里斯的嘴唇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冰冷的温度,克里斯朝里面缩了缩。

黑影钳制住克里斯的腰支,不让他逃开。

气氛越来越热,又是一吻过后,黑影抱起克里斯,将他摆弄成趴跪的姿势,一副冰冷的身躯覆了上去,嘴唇啃咬着克里斯的耳垂,克里斯发出一声声娇吟,身体不断轻颤。

他仿佛听见有一个人在他耳边说“记住,我叫迪巴拉。”

————————
下章开车啦!

点梗结束统计

刚统计了一下~果然这几对cp都很吃香呢~
下面按喜爱排名开始排写的顺序了奥。

长篇:NO.1【双罗】别拿兄弟不当男人

             NO.2【迪罗】占为己有

             NO.3【曼陀罗】金丝雀

短篇车:NO.1【布冯/小小】

                 NO.2【贝罗】

                 NO.3【前任/小小】

                 NO.4【水花】

                 NO.5【曼陀罗/佩内】

大概从明天就开始写了哦~今天要看球赛,嘿嘿(º﹃º )
还是要感谢大家的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