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喜

有些人的到来,是为了在我生命的灰暗之处点燃一只蜡烛。

〔梅c〕热雪4

克里斯从不知晓黑暗,因为他仅留存于阳光,炽热,带着天真的撩拨。
见过他的人都这样形容他,就像是火热的雪,冰冷却火热,他的干净与他的外表不相称。
甚至在与克里斯经历第一次情事的梅西觉得那是诱惑,那是一生不可饶恕的孽。
梅西的母亲在梅西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克里斯是你的,克里斯是奶奶送给你的礼物,克里斯一生都会追随于你,他是个好仆人。
在梅西的记忆力,一生见过两种太阳,一种是万物复苏,一种是火热撩人。
在克里斯的记忆力,一生只见过两场雨,一场是奶奶的恩赐,一场是情欲的潮湿。
他大概懂得了从里到外的淋漓。

巴塞罗那出生的孩子大多早熟,他们不封闭,不安分,有钱人家的孩子更是躁动的火热。
梅西与内马尔就是如此,同为足球世家,他们的关系比旁人也要更亲密些。
梅西的身边总是跟着那个叫克里斯的美丽少年,内马尔从小就很讨厌他,讨厌他的脸,他的身体,讨厌他对梅西无微不至的照顾,讨厌他看着梅西时熠熠生光的瞳孔,讨厌他的一切一切,因为内马尔觉得接近梅西的人都是脏的。尤其这个人,人们甚至不愿意提起他的名字,只因为他的母亲,疯狂又恶毒的女人。
让内马尔无比高兴的是,他看的出来,梅西也很讨厌他,不, 是厌恶,厌恶的彻底。
“呵,活的跟个山里野人一样,真不知道萨莉亚夫人为什么会让他跟着你。”桀骜不驯的少年趴在梅西耳边恶劣的问道。
听到关于那个人的事情,梅西紧皱起了眉头,眼里的厌恶毫不掩饰的喷涌而出“内,今天是我的生日,别提这么倒胃口的事。”
“好好好。”内马尔讨好的笑了笑,举起双手对着梅西投降,一脸的赖皮相“我不提就是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讲那些不开心的。”
旁边的苏亚雷斯‘嘁’了一声,哥俩好的勾住梅西的脖子“嘿,我记得萨莉亚夫人说她把克里斯送给你当生日礼物的时候你可是比拿了学校里的最佳射手还开心呢,怎么?玩腻了?”
苏亚雷斯身边的几个人会心一笑,那克里斯长的可真是个尤物,简直就是天生的贱货。要不是梅西的家族势力庞大,恐怕克里斯早就沦为这些男人的性奴了。
“嘶,你他妈在说什么,梅西怎么可能会碰那种肮脏的人,更何况他还是个傻子!”梅西还未发话,小豹子内马尔就先发话了。
空气突然冷的吓人,内马尔慌了慌神,沉重的粘腻气息凝固在他的嘴边,任谁都知道这件事是梅西的禁忌,因为那个人的傻是梅西造成的,那个人原本……该是聪明伶俐,梅西从很小的时候就看的出来。
梅西沉了沉目光想说些什么,眼神却突然定在了阳光下得某一点,拽开了苏亚雷斯的手,他们讨论的主角就站在曙光之下,白皙细腻,一件洗到发旧的白色衬衣,下身是卡其色的短裤,衬托着整个人愈发纤细美丽,柔软的毛发撩拨这人的心弦。
梅西很不希望克里斯看见他和别的人亲密接触,他不希望那双时刻注视着他的眼睛里流露出哀伤,梅西不懂这种感觉是什么,在内马尔的解释下,姑且把这种感觉理解为麻烦。是的,很麻烦。
克里斯的脸在这座城市里就是罪恶的根源,美丽即原罪。就连对他厌恶至极的内马尔都很承认他这张脸会引人犯罪,但这并不影响他想撕了那张脸的冲动。
周围的眼光让克里斯很不舒服,他几乎是跑着到了梅西的面前“少,爷,我带了,带了,你爱吃,吃的……”克里斯低着头,却不难看出他的满脸欣喜,他出门的机会很少,跟他说话的人也寥寥无几,更何况六年前因为梅西和内马尔造成的一次事故,木框砸中了他的头,从此他的智商也就停留在了那里,因此说话对他来说无比的困难。
十八岁的少年,看起来是那么的鲜嫩可口,手足无措的捧着饭盒站在那里。
内马尔最讨厌他这副样子,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梅西一个人似的,实则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睡过他了呢!
苏亚雷斯好整以暇的看着内马尔这只猎豹对着面前的少年露出獠牙,这和平常在梅西面前的他可不一样。
更何况他到挺希望内马尔能把梅西勾搭到手的,毕竟笼罩在梅西家庇护下的克里斯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阳光炽热,却好像独独厚待于克里斯,在他周围燃烧着,却好像未将一丝一毫的阳光投射在他的冰雪上。
周遭毫不加掩饰的眼神充满着饥渴,梅西极其厌恶那些人这样看着克里斯,不管怎样,这个人只能是他的,就算他不要,也由不得别人觊觎。
今天是梅西十六岁的生日,身边站了众多的保镖,梅西示意其中一个人把克里斯送回家去。
然后头疼的按了按额角。
少年瞬间慌了神“少爷,少,爷,不,不,不要赶cris,走,好不好……我不会惹,惹事的,我只是想陪着,陪着少爷……过生日……”克里斯跪下去哀求着少爷能够大发慈悲。
“你来这里除了给我丢脸还会做什么?!别再让我看到你。”梅西真是讨厌极了克里斯这样,只会像条狗一样卑微乞怜,简直给里奥家丢尽了脸面。
见克里斯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梅西走到克里斯面前,一脚踢翻他捧着的便当,汤汤水水撒了一地,却不难看出这份便当做的事何等用心。
克里斯瘦弱的身形颤了颤“少爷……”
“呵,里奥少爷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呢,这么个美人居然给弄哭了。”苏亚雷斯挑起克里斯精致的下巴,轻轻摸索着,眼中有着不可忽视的火热。
梅西深呼吸了一口,冷声道“菲利普,把他带走,让祖母看住他,不要让他再出来。”
苏亚雷斯放开了克里斯,克里斯的反应着实让他惊讶,不过这可和他之前在巷子里看到的克里斯可完全不一样,不知道……是谁在演戏呢?
内马尔沉寂了半天,一言不发,似是这个少年并未对他产生什么影响。
宾客都在里面,几人不好久留,梅西只是嫌恶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克里斯,简直弱不禁风!就跟着保镖走进了大厅。
“克里斯,走吧,别在这里自取其辱了。”菲利普也是好心劝告,这里的金碧辉煌容不下克里斯这颗卑微的沙砾。
克里斯低着头,冷静镇定的根本不像是一个智力残缺的人“谢谢你……走吧。”
菲利普看他强撑的样子有些不忍“都已经那么多次了,为什么还……”还要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的尊严放在里奥小少爷的脚下践踏呢……
皮囊总是用来一切的粉饰。
克里斯眸光闪了闪,再睁开眼时,眼里的痛苦瞬间烟消云散“不知道啊,我只是喜欢少爷……”
我只是……喜欢少爷……
菲利普叹了口气,年少的人,执着是倔强的特征。
跟在队伍后面的苏亚雷斯听到这话用手肘怼了怼内马尔“听听,多么纯粹的感情,你说如果梅西知道克里斯装傻骗他,只是为了让他愧疚,或者只是为了留在他身边,梅西会不会一枪,砰——”苏亚雷斯对着克里斯的背影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谁知道呢?”
“内,你可一点也不惊讶。”
“有些事我看的明白,感情不能作假。”
“你在指谁?梅西对克里斯?”
“随便你怎么想。”
“怎么,你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梅西?看不出来,你也有善良的时候。”
内马尔转过来,眼神直盯着苏亚雷斯,照出心底的颜色“没有谁天生就恶毒,我可能会为了一个人而讨厌另一个人,但我不会去害他,能争取来的我不放手,强抢来的我也不屑要。”
苏亚雷斯愣了一下,随即走向了大厅。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