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喜

有些人的到来,是为了在我生命的灰暗之处点燃一只蜡烛。

〔梅c〕热雪2

继续撒狗血∪・ω・∪
————————————
一切灾祸不过是好运来迟。

cris很开心,开心极了,他只有在捡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才这般开心过。那一刻他找到了自己,这一刻他找到了家人。cris用手抹了一把脸,白净的小脸显露出来,一双星眸笑的比灯光还要明亮。

cris像可怜的流浪宠一样,伸出胳膊朝着里奥老夫人要抱抱,红润的小嘴微嘟着。

里奥老夫人心中喜爱极了,轻笑了一声。他大概是没有受过拘束,一切都凭心中所想的来,比平常人家的小孩子要更加坦诚率真的可爱。里奥老夫人不在乎小cris身上的泥泞与潮湿,把这个瘦小的男孩搂在怀中“来,拿着这个就不会被雨浇到了。”里奥老夫人将伞递给小cris。布满皱纹的手掌轻拍着小cris消瘦的背脊。

小cris将头枕在里奥老夫人的肩膀上,两只小手有些不稳的拿着雨伞,不时的有雨水飘落在里奥老夫人的身上,他就用小小的身子挡着飘进来的风雨。

一老一小就这样在雨中前行着,老人不甚利落的腿脚走得极慢,小孩单薄的身体遮挡住光明的缝隙,在暴风雨中,老人将小孩为期八年的悲伤如数奉还给过去,留下最后一抹剪影送给黎明。

里奥老夫人的家是一处规模可观的庄园,门前是一处面积不大的球场,鲜草在暴雨中被打磨的透亮,通体乌黑的庄园在闪电下莹莹发光。

这样的景象,小cris还是第一次见,真好,他有家了。从前他只是看着别人,匆匆忙忙的在一栋栋房子里进进出出,热闹的温暖就活在他的眼睛里,这一定是太美好,才会让这副场景一遍遍的在他脑海里上演。

小cris还不知道,只有远离,才不会有满怀希望,才不会在失去之后徒留满身疤痕。

明亮的葡萄眼里,不知怎的突然就盛满了泪水,却还是忍不住眉眼弯弯的笑着,cris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眼泪,激动的看着里奥老夫人。

“想下去?”里奥老夫人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呵呵,咱们等雨停了奶奶再陪你玩好不好啊?”

“奶……奶,奶……”cris鹦鹉学舌般口齿不清的叫着奶奶。

“对,奶奶,以后我就是你的奶奶。”里奥老夫人亲亲他的额头,往房子里走去。

里奥老夫人脱下鞋,将伞放在玄关处,然后把小cris放在地上。“没关系,去玩吧。”随后转身去浴室里拿浴巾。

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cris不敢挪动一步,生怕自己踩脏了这片光亮。只是探头探脑的从门口向里望着。

“你是谁呀?”奶声奶气的小声音从沙发后面传来。随后一个小小的软到不可思议的小身子挤了出来,白净的面庞,柔软的头发,还有不同于别的小孩子恶言恶语的话,小cris几乎确信,奶奶带他来到了天堂。

小梅西胖乎乎的身子跑了过来,想要扑到cris的身上,但cris怕弄脏了小天使,紧忙的往后一撤,小梅西就这样扑倒在门垫面前。

cris看着小梅西,小梅西也呆呆地看着他,就这样静止了几秒,突然,小梅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声音简直天雷勾动地火,cris觉得地都颤了三颤,为了不让心中的小天使继续打雷,cris笨手笨脚的虚扶住小天使,却碍于身上脏污又不敢碰脏了小天使,只好头脑一热用嘴封住了小梅西的号啕大哭。

“你在干什么?!”

这比小梅西的哭声还要吓人,小cris赶忙捂住耳朵,表情有些抽搐。

你是魔鬼么?cris心里想着。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