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喜

有些人的到来,是为了在我生命的灰暗之处点燃一只蜡烛。

【双罗】别拿兄弟不当男人1

part1:

今天是皇马与马竞的比赛,相信每一位球员都十分紧张。

这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在cris身上体现的尤为强烈,上半场比赛结束后皇马与马竞一比二,更衣室里的气氛有一些沉闷,他们的积分已经被巴萨落下了很多,这次也没有给皇马翻盘的机会。


不过cris永远是最能调动气氛的那一个“嘿,兄弟们,我们要打起精神来,可不能就这样认输了啊!”


“唉,没什么希望了,靠什么踢?”拉莫斯有些急躁的抓着头。


“落后一球而已……cris可以追回来的。”本泽马在拉莫斯身后小声说道。


拉莫斯抬头看了眼cris,cris依旧自信的笑着,仿佛一切低落的情绪都与他无关,他只需要散发着光和热,普照这片绿茵场。


可拉莫斯知道,cris承受的一定比表面上体现出来的要多。他走上前,想要抱一抱cris,让他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


然而,刚伸出手,还没等cris落入怀中,一道人影便挤了进来,把比他高半头的cris搂进怀里,“cris,没关系的,我也相信我们会赢的。”


男人的狗狗眼依旧以45度角仰望着cris,cris难得的撅起嘴,埋首在哈梅斯的颈窝里,“嗯,我们会赢的。”


大家对这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分分转头去忙别的事,为下场比赛做准备,徒留拉莫斯尴尬在原地。唉,算了算了,自己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无视那两人的浓情蜜意,拉莫斯摊摊手,回头去找本泽马,向他去请教一下背锅技巧,听说本泽马一直很好奇他的红牌体质来着……


哈梅斯也很奇怪,最近自己的偶像总是动不动黏到他身上,马塞洛说这是cris拿他当兄弟的表现,cris很少能有真正放在心上的兄弟,所以哈梅斯相当珍视这段友谊。


“对了,哈梅斯……嗯……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cris在哈梅斯的颈窝里抬起头,满脸通红,难得一见的,cris表现得十分害羞。


哈梅斯满脸疑惑“嗯?比赛快开始了,cris很急吗?”


“嗯,是有点急。”cris拽着衣角,咬着下唇,略显不安。


天,天啊,这样的cris!哈梅斯忍不住又再现狗狗眼。“好,那需要我怎么做?”


cris把哈梅斯拽到一个死角里,撩起上衣,蜜色的肌肤肌肉线条匀称,每条肌理的沟壑之中都流淌着晶莹的汗液。


哈梅斯呼吸一滞,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神跟随着汗液直到cris紧致的腰带下面,然后……哈梅斯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


“你看,哈梅斯,这里真的很疼,所以请你帮我贴上创可贴好吗?”cris用手指碰一碰自己胸前红肿的两点,每碰一下都会皱一下眉头,然后眼里泛出泪花。


看来cris真的很爱哭啊,哈梅斯心疼的紧,把眼光从腹肌上移到rutou上,“这是谁弄得?!”哈梅斯用力握住cris的手腕,一双狗狗眼变得凌厉,rutou红肿不堪,硕大的果实摇摇欲坠的挂在胸前好不可怜,一看就是被人蹂躏过后的样子。


cris被吼的一愣,委屈的瘪瘪嘴。哈梅斯见状直骂自己笨,cris风流韵事一直不断,万一这是哪个床伴的恶趣味呢,难不成自己作为好兄弟还要质问人家私生活不成?不过刚才那种愤怒的感觉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难道只是因为害怕cris受到伤害?


哈梅斯还没来得及深想,cris便拉着他的手放到他红肿的茱萸上面。


“cris……”哈梅斯小呼一声。


“哈梅斯……我真的好疼……帮帮我……”然后将身侧的药膏和创可贴递到哈梅斯手上。


哈梅斯有些迟疑,不过时间就快到了,要让cris保持良好发挥才行。


冰凉的膏体触摸在cris火热的肌肤上,肉眼可见的,cris轻颤了一下,如同石榴子般的肉粒就这样被哈梅斯不停的揉搓,细腻的触感让哈梅斯舍不得放手。


“哈梅斯……啊……一定,一定要揉的时间长一点,不然,不然药效不会发作的,啊……”cris睫毛轻颤,紧咬住口中的难耐。


哈梅斯也已经完全被吸引了,两颗果实在他手里愈发肿大。


“你们在干什么?快上场了。”拉莫斯路过的时候说了一句,然后擦着还未干的头发飘了过去,后面跟着的本泽马眼里满是崇拜。


哈梅斯一惊,突然意识到他刚才在干什么“对,对不起cris,我,我……”哈梅斯以往伶俐的口才在此时竟是完全派不上用场。


cris表情有些失望,不过随即又笑了开来,好兄弟似的,揽过了哈梅斯“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是兄弟嘛,来。”cris示意他把创可贴粘上。


哈梅斯的一张俊脸已然爆红,强忍着不去看他的冲动贴上了创可贴。


“啊,你轻一点。”


哈梅斯手下一顿,抬头看了一眼cris,又迅速低下。说声了sorry就匆匆忙忙的放开手,向通道外走去。


“走,走吧cris,我们快迟到了。”哈梅斯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事实上他还夹着双腿,努力不让cris看到他的囧状。


cris在哈梅斯看不到的地方神秘一笑,眼里又是在球场上的那种志在必得。“哈梅斯你不用不好意思,你给我揉的很舒服呢……”


哈梅斯不知道这场比赛是怎么过去的,他几乎使用全场跑动来发泄内心的浴火与燥热,他无法原谅自己居然对着自己最好的兄弟boqi了,天啊!简直罪大恶极,罪无可恕!


哦,cris进了一个球,哈梅斯晕晕乎乎的接住了他,他的鼻尖触碰到了创可贴的质感,脑海里都是今天的场景,想着想着,刚下去的欲望又涌了上来,妈卖批!


这场比赛以cris梅开二度锁定胜局,哈梅斯一助攻,今天本该是个该开庆功会的日子,可哈梅斯心里却只想着那一个人、一件事……


……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