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喜

有些人的到来,是为了在我生命的灰暗之处点燃一只蜡烛。

【迪罗】占为己有1(鬼魂大佬迪/花瓶明星罗)

夜色渐深,空气有些粘稠,闷得人发慌,浓重的月色在高楼中直冷的瘆人。

这夜晚很平静,又如潮汐翻滚着带着异世界的灵物而来,不甚平静。

富人居住的郊区,总是沉寂的,没有外界的热闹喧腾,同样也没有家里的灯火通明。

动物的敏感绝对预示着什么,乌鸦成片的飞起,衬得气氛稍显凝重。

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一道似乎是由空气凝成的黑影穿梭在别墅与高楼间,那黑影浑身凛冽如冰,只看一眼便觉得不寒而栗。

黑影突然定格在一处高楼门口,黑影的面容在灯光下显露出来,年轻的面容毫无人的血色,一双眼睛莹莹的泛着绿光,周身的黑气凝结成实质沉着在他周围。

他抬头看向高楼上的某一层,绿光中更闪烁着狠厉。

“诶,这位先生……”大楼的迎宾人员似乎看到门口有一位男子,便走上前去招呼。

那道黑影顿时消失,连同那道冰冷的绿光也不见了。

迎宾人员揉了揉眼睛“奇怪,难道我看错了?”说完,挠了挠头,不在意的打着呵欠走回屋内。

黑影避过迎宾人员后,突然现身在大楼内部,门牌号是1404,就在这所门前,一团团黑气不断的在门里门外来回穿梭,一声声哀嚎与嘶叫让黑影皱了皱眉头,那黑影继续向前漂浮,凡是他所到之处,那些黑气全都退避三舍。

越往里走戾气越重,地上不时地钻出手臂,一条条鬼影四处乱窜,一边嘶叫一边向屋子里钻。

黑影眼神一厉,手掌一挥,那些试图钻进屋子的鬼影便顿时消失不见。

转瞬之间,一切归于平静。黑影散作一团浓雾,等到进屋之后又再次凝结成实质。

“不要……放开我……你个混蛋……滚开……”紧闭的屋门里一声声呼喊断断续续的传出来。

其间还夹杂着类似打架的声音,总之,很不和谐。

“我找你是你的荣幸,你还反抗,还敢打我?!你个婊子养的……”

空气中的温度陡然降了下来,屋内正骂人的中年男人突然浑身抖了抖,中年男子勉强压住心中的恐慌,继续用皮带抽打着床上的人“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看上了你我会找你演戏?!不识好歹的东西!”

床上的人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只有一条内裤能证明他还未被侵犯。

克里斯扭动着躲闪落下来的皮带,俊美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体内的药性已经开始发作了,克里斯此刻真的是入赘冰火,可他仍保留着一丝理智,就算是死也不能被这个变态导演折辱。

克里斯用力向上踢了一脚,正中中年男人的鼻子,中年男人吃痛,捂着流血的鼻子骂了句“狗娘养的!”然后又挥起皮带准备落下去。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冰,何止冰,简直凛冽刺骨,那力度足矣捏碎他所有骨头“救……救命……你是谁?!”中年男人多多瑟瑟的回过头。

黑影脸上一丝表情也无,看他就像在看一具尸体一样,中年男人心思沉了沉,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中年男人的目光顺着他的脸向下看,本该贴在地面上的双脚此刻却是悬浮在半空中。

“啊!啊!你不是人!你不是人!……”喊到最后,中年男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克里斯神志已经不清了,只依稀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则完全处在春*药带给他的迷乱状态。

中年男子脸上糊满了眼泪鼻涕和口水,挣扎着想要从恶魔手中逃出。

那黑影似乎笑了一下,下一秒,鲜血喷薄而出,穿过黑影尽数喷射在地板上。

“啊!好痛!”男人惨叫一声,肥胖的身躯捂着断臂在地上来回打滚,仿佛一条蠕动的虫子般,令人作呕。

黑影嫌弃的把断臂扔在一边,随即房门打开,一团团黑气尽数将男人包围。

“啊!啊!啊!”男人凄厉的惨叫声也逐渐消失,黑影懒得再理他,房门一关,又只剩下满室的寂静。

床上的克里斯已经满身潮红,眼角已经因为体内的空虚而沁出了泪水,不时有呻吟从他紧咬着薄被的口中泄露出来,内裤已经湿透了,密封的房间里都是他发情的味道。

黑影伸手将他搂紧怀里,绿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心疼“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克里斯似是回答了一声,黑影没有听清,他趴在克里斯的脸侧,发现克里斯在哭。

“乖,不要哭,一切都结束了。”

微泯的薄唇贴在克里斯的嘴唇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冰冷的温度,克里斯朝里面缩了缩。

黑影钳制住克里斯的腰支,不让他逃开。

气氛越来越热,又是一吻过后,黑影抱起克里斯,将他摆弄成趴跪的姿势,一副冰冷的身躯覆了上去,嘴唇啃咬着克里斯的耳垂,克里斯发出一声声娇吟,身体不断轻颤。

他仿佛听见有一个人在他耳边说“记住,我叫迪巴拉。”

————————
下章开车啦!

评论(13)

热度(86)